美国对中国出口的拉动明显减弱

核心观点

事项:2022年1-2月中国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同比16.3%,进口同比15.5%,贸易顺差达到1159.5亿美元。一、2022年开年以来中国进出口仍然保持韧性,但海外生产能力恢复、美国补库存需求减弱等因素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已开始显现。二、分产品来看,2022年1-2月主要产品对出口的拉动都在下降,东南亚国家生产能力恢复仍在挤压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份额,全球疫情形势缓和也降低了海外对防疫物资的需求。机电产品仍是拉动出口的主要力量,但拉动能力减弱,不过汽车相关产品出口金额大增;东南亚国家生产能力恢复仍在影响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,今年以来越南、泰国、菲律宾等国制造业PMI明显回升;全球新增确诊人数下降、海外多个国家和地区逐步放开防疫措施后,海外对防疫物资的需求减少,令防疫物资对我国出口的拉动有所减弱。不过,除以上三类产品外的其他产品对我国出口拉动有所增强,如农产品的出口同比增速有所回升。三、分国别和地区来看,欧盟对我国总出口的拉动明显回升,而其他国家或地区对我国出口的拉动均有所减弱。其中,欧盟对我国总出口的拉动反弹至3.8%,达到疫情以来最高值,主要原因或是欧元区本轮疫情高峰已过,对经济复苏的影响减弱,今年以来欧元区制造业PMI也小幅回升。美国对我国出口拉动的减弱颇为明显,或由于美国补库存需求减弱所致。在疫情影响下,借道香港的转口贸易大幅减少,中国香港对内地出口的拉动明显下降。四、进口方面,原油、集成电路、农产品、煤及褐煤、铜矿砂及其精矿等对我国进口拉动较大。从主要商品进口的数量与价格来看,进口同比高增主要由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所致。2022年1-2月18种主要进口商品中,有10种进口数量同比下降,但仅有3种商品进口均价回落,煤及褐煤、原油、成品油等能源类商品进口价格同比大幅上涨。

五、总的来看,2022年开年我国出口仍然表现出一定韧性,同比增速仍然保持较高水平。但从主要产品和贸易伙伴的出口变化看,我国出口已开始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:一是,全球疫情缓和后,东南亚国家生产能力持续恢复,正在挤占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份额,海外对我国防疫物资的需求亦有所减弱;二是,美国补库存高峰已过,对我出口的拉动也趋于减弱。当出口增速回落后,高额贸易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也将减弱,人民币汇率或将在贬值方向上释放更大弹性,进而更好发挥其宏观经济与国际收支“自动稳定器”的作用。

2022年1-2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同比从2021年12月的20.9%回落至16.3%,略好于市场预期;同期,进口同比从19.5%降至15.5%;贸易顺差为1159.5亿美元,大幅高于去年同期的471.9亿美元。将2021年数据转化为两年复合增速(下同)与2022年1-2月同比进行比较,在出口同比增速小幅放缓的同时(由2021年12月19.5%的两年复合增速降至2022年1-2月的16.3%),进口同比增速回升(由2021年12月13.4%的两年复合增速升至2022年1-2月的15.5%)。总的来看,2022年开年以来我国进出口仍然保持韧性,但海外生产能力恢复、美国补库存需求减弱等因素对出口的影响已开始显现。

分产品来看,2022年1-2月主要产品对出口的拉动都在下降,东南亚国家生产能力恢复仍在挤压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份额,全球疫情形势缓和也降低了海外对防疫物资的需求。机电产品仍是拉动出口的主要力量,但拉动能力减弱:2022年1-2月机电产品对出口同比增速的拉动为7.4%,较2021年12月大幅降低4.6个百分点,其中家电、音视频设备等商品出口金额同比下降,不过汽车相关产品出口金额大增103.6%;东南亚国家生产能力的恢复仍在影响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:今年以来越南、泰国、菲律宾等国制造业PMI明显回升,而我国1-2月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金额同比增长仅为9.3%,对出口的拉动下降1.3个百分点至1.4%;全球新增确诊人数下降、海外多地逐步放开防疫措施后,海外对防疫物资的需求降低,令防疫物资对我国出口的拉动也有所减弱,由2021年12月的0.8%降至0.6%。不过,除以上三类产品外的其他产品对我国出口拉动有所增强,由2021年12月的4.0%增长至2022年1-2月的6.9%,农产品等的出口同比增速均有回升。

分国别和地区来看,欧盟对我国总出口的拉动明显回升,但其他国家或地区对我国出口的拉动均有所减弱。其中,欧盟对我国总出口的拉动由2021年12月的2.4%大幅反弹至2022年1-2月的3.8%,达到疫情以来最高值,主要原因是欧元区本轮疫情高峰已过,对经济复苏的影响减弱,今年以来欧元区制造业PMI也小幅回升。美国对我国出口拉动的减弱颇为明显,由2021年12月的4.0%降至1-2月的2.4%,或主要因美国补库存需求减弱所致。2022年1月、2月美国制造业PMI自有库存分项分别为53.2、53.6,明显低于 2021年12月的54.6。在疫情的影响下,借道香港的转口贸易大幅减少,中国香港对内地出口的拉动明显下降,由2021年12月的2.1%降至今年1-2月的0.3%。

总的来看,2022年开年我国出口仍然表现出一定韧性,同比增速仍然保持较高水平。但从主要产品和贸易伙伴的出口变化看,我国出口已开始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:一是,全球疫情缓和后,东南亚国家生产能力持续恢复,正在挤占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份额,海外对我国防疫物资的需求亦有所减弱;二是,2021年四季度美国加速补库存后,其总库存水平已与疫情以前相差不大,尤其是近期下游零售商库存销售比迅速反弹。往后看,美国补库存需求或将逐步降低,对我出口的拉动也趋于减弱。而当出口增速回落后,高额贸易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也将减弱,人民币汇率或在贬值方向上释放更大弹性,进而更好发挥其宏观经济与国际收支“自动稳定器”的作用(可参考我们的报告《人民币汇率还会“升升不息”么?》)。

从1-2月同比增速来看,原油、集成电路对我国进口拉动较大,农产品、煤及褐煤、铜矿砂及其精矿等商品亦有明显拉动。这五种产品合计拉动2022年1-2月进口同比增长10.0%,对进口同比的贡献率达到64.5%。从主要商品进口的数量与价格来看,进口同比高增主要由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所致。2022年1-2月18种主要进口商品中,有10种进口数量同比下降,但仅有3种商品进口均价回落,煤及褐煤、原油、成品油等能源类商品进口价格同比大幅上涨。

(钟正生为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、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)